盛世彩票-盛世彩票官网

他之所以在刚刚最初醒来的时候开了几句玩笑根

案真的可行吗?
 
    “我如果不愿意呢?”苏无限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为什么不愿意?你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炽烟一辈子都要躲在阴影里面吗?”苏天清皱着眉头说道。
 
    “这是两码事。”苏无限的语气很淡,以他的智慧,自然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:“你必须要知道的是,所谓的父女关系只是个形式,就算解除了所谓的收养关系,别人也仍旧认为苏炽烟是我苏无限的女儿。”
 
    苏天清冷笑了:“说来说去,你还是在意别人的眼光!”
 
    “不是在意别人的眼光。”苏无限的语气仍旧很淡,说道:“我行事从来不在意别人的眼光,就算老爷子也是一样。”
 
    “那你为什么非要那么固执?”苏天清说道:“根本就是在狡辩!”
 
    “我在意的是我自己的眼光。”苏无限淡淡说道:“如果你觉得你能说服我,那么你就来说服,如果苏炽烟觉得能说服我,那么就让她自己来。至于苏锐……”
 
    停顿了一下,苏无限冷笑了一声:“他是永远不会开这个口的。”
 
    说完,苏无限便转身朝着餐厅走去。
 
    “你怎么就那么固执,怎么就那么固执!”
 
    苏天清真的是觉得,有些时候人太有主见了可不大好,苏无限此时明显已经固执到了一定境界了。
 
    对于别的事情,他都可以很开明,但是苏炽烟是他的女儿,什么事情一旦涉及到了他的女儿身上,那么这个妖人苏无限就会变成普天下最普通的一个父亲。
 
    这种心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,苏天清也知道,所谓的收养关系就是个形式,即便解除了,苏炽烟也一样是苏无限的女儿,这一点一辈子都不可能改变。
 
    只是,苏无限之所以会做出这样的固执决定来,完全是因为他想要看到女儿更幸福一些吧。
 
    毕竟在苏无限看来,苏炽烟跟着苏锐,不可能得到幸福,至少不可能得到他们眼中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幸福。
 
    苏锐可以是个顶天立地的好男人,也可以是女人的坚强依靠,但是,他一定不会是个好老公。
 
    苏无限不想让自己的女儿跟着苏锐受委屈。
 
    这就是他作出决定的最主要的出发点!
 
    ——————
 
    ps:第三更送上,这是感谢烽火戏猪头兄弟十万赏的第一更!
 
 第1490章 我愿守望
 
    等到苏锐悠悠醒来的时候,已经到了上午九点钟,苏炽烟早就运动回来洗完澡了。
 
    她还是穿着那件牛仔裤和白衬衫,简单而大方的搭配,坐在卧室的沙发上面,就这么看着苏锐,始终一言不发,也一直没去吃早饭。
 
    看到苏锐醒来,她连忙站起身来,走到床边:“你的那里有没有好一点?”
 
    果然,她还是在担心这个问题。
 
    如果因为她的原因而导致了苏锐失去了下半身的幸福,那么苏炽烟真的愿意对苏锐在这个方面来负责到底的。
 
    苏锐睁开眼睛,望着苏炽烟那关切的眼神,不禁苦笑了一下。
 
    “你等等我感受一下啊。”苏锐说道,然后闭上了眼睛。
 
    感受一下?
 
    苏炽烟差点被苏锐的这句话给逗乐了,俏脸微红,问道:“到底还疼不疼?”
 
    很明显,她现在非常紧张,如果苏锐说他疼的话,那么苏炽烟一定是无论如何都会把苏锐给拉到医院里去的!
 
    苏锐皱着眉头,一言不发。
 
    “去医院,现在就换衣服!”苏炽烟连忙说道,已经准备掀开苏锐的被子了。
 
    “不疼了!”
 
    苏锐的眉头舒展开来,哈哈大笑。
 
    可是苏炽烟并没有被苏锐这没水准的笑话给逗乐,而是皱了皱眉头,一脸怀疑的说道:“你是真的不疼了,还是不敢去医院?”
 
    “是真的不疼了,也不肿了!”苏锐的心情显然也轻松多了:“看起来本来就伤的不算重。”
 
    “我还是不放心。”苏炽烟说道。
 
    “是不是只有我让你检查一下,你才能放心?”苏锐笑眯眯的。
 
    听了这话,苏炽烟不禁想起来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些情形,俏脸登时就红透了:“我才不检查。”
 
    苏锐继续调道:“是啊,反正你昨天晚上都检查过了。”
 
    “讨厌死了。”苏炽烟直接闭上了眼睛:“你起不起床?”
 
    “我当然要起床了。”苏锐一脸的不爽:“苏无限还欠了我好几个亿呢,我得找他要账去。”
 
    得,铁公鸡什么时候都忘不了这一茬!
 
    什么?
 
    好几个亿?
 
    苏炽烟真的要无语了,明明就是欠了两个亿,昨天晚上醉酒的时候,苏锐迷迷糊糊的说是三四个亿,而到了今天早上,又变成了好几个亿!
 
    是不是等一会儿去找父亲讨债的时候,苏锐又得说出十几个亿的数字了?
 
    看着苏炽烟一言不发的看着自己,眸光之中带着捉摸不透的意味,苏锐拍了拍自己的脸:“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?我一觉醒来又变帅了?”
 
    苏炽烟有些哭笑不得的说的哦啊:“你真的不记得昨天晚上到底喝了多少酒吗?真的不记得自己到底赢了多少钱?”
 
    “难道我记错了?”苏锐拍着自己的额头,努力的回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,然而,他能够想起来的只是苏无限说是两千万一杯,他喝了很多很多,苏无限也喝了很多,至于其他的,苏锐真的完全都不记得了!
 
    苏炽烟的表情变得十分精彩:“你果然不记得了。”
 
    不记得还要瞎说欠了他好几个亿,也就只有苏锐这种雁过拔毛的极品才能够干得出来这种事情了,每次遇到了土豪,他都非得狠狠的敲敲竹杠才行,否则的话,根本就不是他的风格了。
 
    别说苏无限了,首都的那几大世家,哪个不是被苏锐敲了个遍?
 
    所以,那些有钱人面对苏锐到时候,最好还是敬而远之,否则极有可能分分钟破产的节奏。
 
    “你喝了十碗酒,我爸他欠了你两个亿。”苏炽烟笑着说道。
 
    没想到苏锐一脸不相信的神色,甚至连连摇头:“两个亿?不可能!我怎么可能只喝了十碗酒?”
 
    这下轮到苏炽烟愕然了。
 
    她完全没想到,自己讲出了真相之后,苏锐居然不承认!
 
    他是真不记得了,还是嫌两个亿少,想要多赚一点?
 
    反正苏锐一直都是这种德行,苏炽烟真的是习惯了。
 
    “你明明就是喝了十碗酒。”苏炽烟说道。
 
    “有证据吗?”果不其然,苏锐还是用了蛮不讲理这一招。
 
    有证据吗?有就拿出来啊!
 
    停了苏锐的话,苏炽烟不禁想起来昨天晚上被这个家伙耍无赖的情景,当时苏锐用的也是这套说辞——有证据证明你是帮我清洗身上的吗?有证据你就拿出来,没有证据就是你在吃我的豆腐!
 
    “我可以作证的。”苏炽烟瞪了苏锐一眼。
 
    “你作证不作数的。”苏锐说道,“你和苏无限之间是父女关系,既然这种关系存在,那么你就不能作为证人,你所说的话也不能作为证据的。”
 
    “不要脸,我看你根本就是什么都记得,使劲装吧。”苏炽烟决定不再在这个问题上面和苏锐纠结了,就把这个让人头疼的问题交给自己的老爸好了。
 
    她并没有再多说什么,而是起身去把苏锐的衣物给拿过来。
 
    苏锐看着她的背影,不禁想起来这姑娘昨天晚上背对着自己套上睡裙的情形,喉咙有有些火热起来。
 
    再多回想一下昨天晚上在这个房间里面发生的其他细节,苏锐不禁有些恍惚。
 
    这一切都是真的吗?
 
    他居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和苏炽烟一起冲了个澡?还一起摔了个倒?
 
    这叫什么事儿啊。
 
    苏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他之所以在刚刚最初醒来的时候开了几句玩笑,根本就是因为他担心今天早上苏炽烟在面对自己自己之时,会觉得尴尬。
 
    毕竟昨天晚上苏炽烟肯定也是一时头脑发热,才会做出那种举动来的,现在大白天的,姑娘家的一定冷静多了,而且,她的脸皮肯定没有苏锐那么厚的。
 
    苏锐看似大大咧咧,其实心细如发,在这方面他考虑的很周全,还故意用玩笑话来缓解尴尬的气氛,可是苏锐今天却是失算了,他并没有意识到,此时的自己真的想多了。
 
    因为,苏炽烟一直都非常冷静。
 
    或许昨天晚上她有些许的冲动,但是绝对不是头脑发热的表现。
 
    从头到尾,这个姑娘都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都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,也同样知道,自己该等待,还是该争取。
 
    为了那个目标,苏炽烟真的愿意付出大把的时间来守望。
 
    她不愿意将就。
 
    也没有人能够让她将就。
 
    苏锐就像是个最耀眼的光环,在见识过他所散发出来的光芒之后,其他的男人便显得黯然失色了!即便是首都那几个最出色的大少爷,也远远无法与其相提并论!
 
    苏锐的身上有一种打破条条框框的勇气,有一种不循规蹈矩的魅力,你可以说他和这个社会格格不入,但是被他在意的人却生活的无比舒适,被巨大的安全感包裹着,如鱼得水。
 
    有些时候,苏炽烟甚至会认为苏锐这种性格像极了孙猴子,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,哪怕是玉皇大帝来了,也拿他没什么办法。
 
    苏锐看起来没什么太大的特点,但是他却不知道,自己的每一个细节都在释放出强大的吸引力。
 
    把苏锐的衣服拿进来之后,苏炽烟便出去了,她倒是没有看苏锐换衣服的兴趣。
 
    昨天晚上在重重因素的作用之下,她还能够鼓起勇气看一看,但是现在既然已经大白天了……苏炽烟的脸皮可没那么厚的,即便机会那么好。
 
    但是,无论心中的感情如何,无论机会如何,苏炽烟都会在心里面画上一条红线,如果不是到了最紧要的关头,她永远也不会逾越那根红线一步的。
 
    从这一点上来说,苏炽烟真的很不容易,她的辛苦,只有她自己才知道。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